新万博滚球软件

新万博manbetx官网:青春校园小说:一句话,一辈子隐痛

时间:2019-01-03

  一句话,一辈子隐痛   作者:星子一湖   一   在我读高三的那年,我又一次见到了玲。   是我妈说,“玲念完中专回来拜别了”。我是有惊有喜,很惧怕见到她又很想见到她。   究竟我与玲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结业都同桌。自从她去外埠读中专,而我一贯留在本地念高中,算算也已快两年多了没见过面了。我的母亲与玲的母亲是世交,虽然我与玲没在父母亲指定为婚的旧习属笼罩之中,可也能让我隐约感觉到长辈想联婚的志愿.可是我惊喜交集之后看清了不现实,父母亲的美意总能令我读满温馨,宿命自身的归途,倒反把我冷若冰霜成了冬景,我也想抱住春光明媚的无限,却令我饱尝了冬藏里的孤掌难鸣。   就由于她一句话,我一句回覆,隔阂成两难。   二   虽然都是儿时的无知,却深深地像烙印般挥之不去,见到她便招之即来的感觉,压得我喘不外气来。   那年我十三岁,玲也十三岁,我比她大一个月。阳光明媚的一个下昼,玲与她妈妈从我家门口途经,我妈打了声招呼,玲与她妈便驻足了脚步,在我家的门口拉起了家常,站在一边的我目视着玲,而玲的视线却审视着我的家,一幢六层的三间高楼,里面贴着明显的花岗石瓷砖,那时我的家在整个村里是独逐个座高楼,外加一个宽大的花园,无人能比。   玲冒泡似得说出了一句,“妈妈,他家的屋子真漂亮。”   她的母亲与我的母亲同时一楞,而我却自鸣得意了一回。   玲的妈对着玲说了一句,“那你嫁给** ** 吧。”   我的母亲是一阵欣慰,“玲长得真可爱,咱们家很喜欢。”转头问我,“玲嫁你要吗?!”   我不加思考地回覆了母亲的话,“我才不要呢,她家那么穷。”   母亲、玲、玲的妈妈面面相觑,而我却镇静得像只小鸟。   三   远去的梦不曾醒来,带上了些许伤神的痛,漂荡的年华,原来就是一个错,但我回身的那一幕,能否让玲徒增挥不去的渺茫,散落在沉浮的角落?   我悔怨当初的那一句回覆,由于三年的初中的生活,让我对玲朦增了爱恋。   记得初三那年的夏季,雪下得特别大,我与玲踏雪而归,玲穿一件大红的外套裹一条围巾,我的目光透过轻盈翩飞的雪花,看纯白的世界里玲那火红的外套,点亮了我干枯的眼睛。看玲在洁白的世界里宁静与安然,而我却在风雪中瑟瑟股栗,干脆就端坐洁白的雪地里,玲见清了我的苍白,走过来给我披上了她的围巾,将我脖子层层包裹。牵起我的手起立而后拥我入怀,亲近我耳语,“走吧,动起来就和暖了。”   四   带着思想的争斗,我去见了玲。见玲的那一刻,玲已是一支出水芙蓉了。   玲很像往常一样,给我搬凳沏茶,而后与我一起而座,只是改变了往昔聊得话题。玲的雍容大雅总令我十分的习气与适从,玲的举头眉间总能令我饱尝温馨。心目中的玲让我感受到:雨果的绸缪、贝多芬的诙谐、马克思的和顺、拿破仑的强烈热烈... ... 是那么的美满、是那么的纯情、更是那样的让我情不自禁。   而这实足我只能在我心中默默蒙受。   五   后来我考上了大学,玲插手了工作。玲学的纺织业余,从我妈口中得知玲的工作很不顺利。后来又发生了家庭变故,玲的父母亲常日里靠养蚕来维持一家的生计,我读大二那年夏季,蚕做茧了由于天气的寒冷,蚕不愿做茧就给蚕生起了柴炭火炉,由于房间的紧闭,玲的父母亲双双中了二氧化碳的毒,在没人晓得中脱离了玲。   可怜的玲穷到拿不出埋葬父母亲的五千块钱,最后由同宗系的人草草了事帮着打点实足。   听得母亲说得,我没法的泪水已成决堤。   无关斑斓、无关荣华、更无关许诺。只是我,悄然默默地上演了一场不观众不导演只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。   令我难过的是,同情与爱不平等。我的记忆已成了一片空白,那时的?厢逦拗?,已把我的伤,显现得太齐全。   我真不晓得玲又是怎样熬过了她那简短的夏季... ....   六   岁月无声,抹不去永久的记忆。   一句话,一辈子隐痛。就宛如似乎做过一件愚笨的事。不人晓得,我在想什么;不人晓得,我难过什么。   堕入人潮澎湃的繁华里,更像影子般隐匿,因此开始麻木,麻木的生活。   七   在我的心里,刻着一个人的名字。忍着眼泪,心如此落落地疼着。   突然认为我的同情与爱,是一种束缚,是我的悲恸。   我最后一次见到玲时是这个的国庆节。   玲已变得瘦小了许多。玲见到我时仿如面对一湾平静的湖水,心无邪念,哪里寻可怜。如此豁然。   我看清清了自身的渺小。   算了吧,一句话,一辈子隐痛,只是一种同情在作怪,划过一道伤痕,满是空洞无力。   相关专题:青春 校园 一辈子 顶一下

Top